背一首 | ?我居北海君南海

北海新聞新聞 / 古文詩詞歌賦 來源:古文詩詞歌賦 發布日期:2020-06-17 熱度:20C
敬告:本站部分內容轉載于網絡,若有侵權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適宜之處,請聯系我們,本站將立即刪除。
聯系郵箱:2876218132#qq.co m
本頁標題:背一首 | ?我居北海君南海
本頁地址:http://www.gdwdjy.icu/50219-1.html

圖 | 網絡


寄黃幾復

宋代:黃庭堅
我居北海君南海,寄雁傳書謝不能。
桃李春風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燈。
持家但有四立壁,治病不蘄三折肱。
想得讀書頭已白,隔溪猿哭瘴溪藤。


譯文

我住在北方海濱,而你住在南方海濱,欲托鴻雁傳書,它卻飛不過衡陽。

當年春風下觀賞桃李共飲美酒,江湖落魄,一別已是十年,常對著孤燈聽著秋雨思念著你。

你支撐生計也只有四堵空墻,艱難至此。古人三折肱后便成良醫,我卻但愿你不要如此。

想你清貧自守發奮讀書,如今頭發已白了罷,隔著充滿瘴氣的山溪,猿猴哀鳴攀援深林里的青藤。

注釋

此詩作于神宗元豐八年(1085),其時詩人監德州(今屬山東)德平鎮。

黃幾復:名介,南昌人,是黃庭堅少年時的好友,時為廣州四會(今廣東四會縣)縣令。

“我居”句:《左傳?僖公四年》:“君處北海,寡人處南海,惟是風馬牛不相及也。”作者在“跋”中說:“幾復在廣州四會,予在德州德平鎮,皆海濱也。”

寄雁”句:傳說雁南飛時不過衡陽回雁峰,更不用說嶺南了。

四立壁:《史記?司馬相如傳》:“文君夜奔相如,相如馳歸成都,家徒四壁立。”

蘄:祈求。肱:上臂,手臂由肘到肩的部分,古代有三折肱而為良醫的說法。

瘴溪:舊傳嶺南邊遠之地多瘴氣。

鑒賞


  “我居北海君南海”,起勢突兀。寫彼此所居之地一“北”一“南”,已露懷念友人、望而不見之意;各綴一“海”字,更顯得相隔遼遠,海天茫茫。作者跋此詩云:“幾復在廣州四會,予在德州德平鎮,皆海濱也。”
  “寄雁傳書謝不能”,這一句從第一句中自然涌出,在人意中;但又有出人意外的地方。兩位朋友一在北海,一在南海,相思不相見,自然就想到寄信;“寄雁傳書”的典故也就信手拈來。李白長流夜郎,杜甫在秦州作的《天末懷李白》詩里說:“涼風起天末,君子意如何?鴻雁幾時到,江湖秋水多!”強調音書難達,說“鴻雁幾時到”就行了。黃庭堅卻用了與眾不同的說法:“寄雁傳書——謝不能。”意謂:我托雁兒捎一封信去,雁兒卻謝絕了。“寄雁傳書”,這典故太熟了,但繼之以“謝不能”,立刻變陳熟為生新。黃庭堅是講究“點鐵成金”之法的,王若虛批評說:“魯直論詩,有‘奪胎換骨’、‘點鐵成金’之喻,世以為名言。以予觀之,特剽竊之黠者耳。”(《滹南詩話》卷下)類似“剽竊”的情況當然是有的,但也不能一概而論。上面所講的詩句,可算成功的例子。
  “寄雁傳書”,作典故用,不過表示傳遞書信罷了。但相傳大雁南飛,至衡陽而止。王勃《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》云:“雁陣驚寒,聲斷衡陽之浦。”秦觀《阮郎歸》云:“衡陽猶有雁傳書,郴陽和雁無。”黃庭堅的詩句,亦同此意;但把雁兒擬人化,寫得更有情趣。
  第二聯在當時就很有名。這兩句詩所用的詞都是常見的,甚至可說是“陳言”,談不上“奇”。張耒稱為“奇語”,當然是就其整體說的;可惜的是何以“奇”,“奇”在何處,他沒有講。其實,正是黃庭堅這樣遣詞入詩,才創造出如此清新雋永的意境,給人以強烈的藝術感染。
  任淵說這“兩句皆記憶往時游居之樂”,看來是弄錯了。據《黃幾復墓志銘》所載,黃幾復于熙寧九年(1076年)“同學究出身,調程鄉尉”;距作此詩剛好十年。結合詩意來看,黃幾復“同學究出身”之時,是與作者在京城里相聚過的,緊接著就分別了,一別十年。這兩句詩,上句追憶京城相聚之樂,下句抒寫別后相思之深。詩人擺脫常境,不用“我們兩人當年相會”之類的一般說法,卻拈出“一杯酒”三字。“一杯酒”,這太常見了,但惟其常見,正可給人以豐富的暗示。沈約《別范安成》云:“勿言一樽酒,明日難重持。”王維《送元二使安西》云:“勸君更進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。”杜甫《春日憶李白》云:“何時一樽酒,重與細論文?”故人相見,或談心,或論文,總是要吃酒的。僅用“一杯酒”,就寫出了兩人相會的情景。詩人還選了“桃李”、“春風”兩個詞。這兩個詞,也很陳熟,但正因為熟,能夠把陽春煙景一下子喚到讀者面前,用這兩個詞給“一杯酒”以良辰美景的烘托,就把朋友相會之樂表現出來了。

  其實要用七個字寫出兩人離別和別后思念之殷,也不那么容易。詩人卻選了“江湖”、“夜雨”、“十年燈”,作了動人的抒寫。“江湖”一詞,能使人想到流轉和飄泊,杜甫《夢李白》云:“江湖多風波,舟楫恐失墜。”“夜雨”,能引起懷人之情,李商隱《夜雨寄北》云:“君問歸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漲秋池。”在“江湖”而聽“夜雨”,就更增加蕭索之感。“夜雨”之時,需要點燈,所以接著選了“燈”字。“燈”,這是一個常用詞,而“十年燈”,則是作者的首創,用以和“江湖夜雨”相聯綴,就能激發讀者的一連串想象:兩個朋友,各自飄泊江湖,每逢夜雨,獨對孤燈,互相思念,深宵不寐。而這般情景,已延續了十年。
  晚唐溫庭筠不用動詞,只選擇若干名詞加以適當的配合,寫出了“雞聲茅店月,人跡板橋霜”兩句詩,真切地表現了“商山早行”的情景,頗為后人所稱道。歐陽修有意學習,在《送張至秘校歸莊》詩里寫了“鳥聲梅店雨,柳色野橋春”一聯,終覺其在范圍之內,他自己也不滿意(參看《詩話總龜》、《存余堂詩話》)。黃庭堅的這一聯詩,吸取了溫詩的句法,卻創造了獨特的意境。“桃李”、“春風”、“一杯酒”,“江湖”、“夜雨”、“十年燈”,這都是些名詞或名詞性詞組,其中的每一個詞或詞組,都能使人想象出特定的景象、特定的情境,展現了耐人尋味的藝術天地。
  同時這兩句詩,還是相互對照的。兩句詩除各自表現的情景之外,還從相互對照中顯示出許多東西。第一、下句所寫,分明是別后十年來的情景,包括眼前的情景;那么,上句所寫,自然是十年前的情景。因此,上句無須說“我們當年相會”,而這層意思,已從與下句的對照中表現出來。第二、“江湖”除了前面所講的意義之外,還有與京城相對的意義,所謂“身在江湖,心存魏闕”,就是明顯的例證。“春風”一詞,也另有含意。孟郊《登科后》詩云:“昔日齷齪不足夸,今朝放蕩思無涯。春風得意馬蹄疾,一日看盡長安花。”和下句對照,上句所寫,時、地、景、事、情,都依稀可見:時,十年前的春季;地,北宋王朝的京城開封;景,春風吹拂、桃李盛開;事,友人“同學究出身”,把酒歡會;情,則洋溢于良辰美景、賞心樂事之中。
  “桃李春風”與“江湖夜雨”,這是“樂”與“哀”的對照;“一杯酒”與“十年燈”,這是“一”與“多”的對照。“桃李春風”而共飲“一杯酒”,歡會極其短促。“江湖夜雨”而各對“十年燈”,飄泊極其漫長。快意與失望,暫聚與久別,往日的交情與當前的思念,都從時、地、景、事、情的強烈對照中表現出來,令人尋味無窮。張耒評為“奇語”,并非偶然。
  后四句,從“持家”、“治病”、“讀書”三個方面表現黃幾復的為人和處境。
  “持家,——但有四立壁”,“治病,——不蘄三折肱”。這兩句,也是相互對照的。作為一個縣的長官,家里只有立在那兒的四堵墻壁,這既說明他清正廉潔,又說明他把全部精力和心思用于“治病”和“讀書”,無心、也無暇經營個人的安樂窩。“治病”句化用《左傳?定公十三年》記載的一句古代成語:“三折肱,知為良醫。”意思是:一個人如果三次跌斷胳膊,就可以斷定他是個好醫生,因為他必然積累了治療和護理的豐富經驗。在這里,當然不是說黃幾復會“治病”,而是說他善“治國”,《國語?晉語》里就有“上醫醫國,其次救人”的說法。黃庭堅在《送范德孺知慶州》詩里也說范仲淹“平生端有活國計,百不一試埋九京”。作者稱黃幾復善“治病”、但并不需要“三折肱”,言外之意是:他已經有政績,顯露了治國救民的才干,為什么還不重用,老要他在下面跌撞呢?

  尾聯以“想見”領起,與首句“我居北海君南海”相照應。在作者的想象里,十年前在京城的“桃里春風”中把酒暢談理想的朋友,如今已白發蕭蕭,卻仍然像從前那樣好學不倦。他“讀書頭已白”,還只在海濱作一個縣令。其讀書聲是否還像從前那樣歡快悅耳,沒有明寫,而以“隔溪猿哭瘴溪藤”作映襯,就給整個圖景帶來凄涼的氛圍;不平之鳴,憐才之意,也都蘊含其中。
  黃庭堅推崇杜甫,以杜甫為學習榜樣,七律尤其如此。但比較而言,他的學習偏重形式技巧方面。他說:“老杜作詩,退之作文,無一字無來處,蓋后人讀書少,故謂韓、杜自作此語耳。古之能為文章者,真能陶冶萬物,雖取古人之陳言入于翰墨,如靈丹一粒,點鐵成金也。”(《答洪駒父書》)而杜甫的杰出之處主要表現在以“窮年憂黎元”的激情,藝術地反映了安史之亂前后的廣闊現實。詩的語言,也豐富多彩,元稹就贊賞“憐渠直道當時語,不著心源傍古人”的一面。當然,杜甫的不少律詩,也是講究用典的;黃庭堅把這一點推到極端,追求“無一字無來處”,其流弊是生硬晦澀,妨礙了真情實感的生動表達。但這也不能一概而論。例如這首《寄黃幾復》,就可以說是“無一字無來處”。但并不覺晦澀;有的地方,還由于活用典故而豐富了詩句的內涵;而取《左傳》《史記》《漢書》中的散文語言入詩,又給近體詩帶來蒼勁古樸的風味。
  黃庭堅主張“寧律不諧而不使句弱”。他的不諧律是有講究的,方東樹就說他“于音節尤別創一種兀傲奇崛之響,其神氣即隨此以見”。在這一點上,他也學習杜甫。杜甫首創拗律,如“落花游絲白日靜,鳴鳩乳燕青春深”,“有時自發鐘磐響,落日更見漁樵人”等句,從拗折之中,見波峭之致。黃庭堅推而廣之,于當用平字處往往易以仄字,如“只今滿坐且尊酒,后夜此堂空月明”,“黃流不解涴明月,碧樹為我生涼秋”,“清談落筆一萬字,白眼舉觴三百杯”等都句法拗峭而音響新異,具有特殊的韻味。這首《寄黃幾復》亦然。“持家”句兩平五仄,“治病”句也順中帶拗,其兀傲的句法與奇峭的音響,正有助于表現黃幾復廉潔干練,剛正不阿的性格。

創作背景


  這首詩作于宋神宗元豐八年(1085年),此時黃庭堅監德州(今屬山東)德平鎮。黃幾復,名介,南昌(今江西南昌市)人,與黃庭堅少年交游,交情很深,黃庭堅為黃幾復寫過不少詩。此時黃幾復知四會縣(今廣東四會縣)。當時兩人分處天南海北,黃庭堅遙想友人,寫下了這首詩。

作者簡介

黃庭堅(1045.8.9-1105.5.24),字魯直,號山谷道人,晚號涪翁,洪州分寧(今江西省九江市修水縣)人,北宋著名文學家、書法家,為盛極一時的江西詩派開山之祖,與杜甫、陳師道和陳與義素有“一祖三宗”(黃庭堅為其中一宗)之稱。與張耒、晁補之、秦觀都游學于蘇軾門下,合稱為“蘇門四學士”。生前與蘇軾齊名,世稱“蘇黃”。著有《山谷詞》,且黃庭堅書法亦能獨樹一格,為“宋四家”之一。

免費設計簽名,后臺回復自己名字領取





論壇
  閱讀原文
支持0次 | 反對0次  
  用戶評論區,文明評論,做文明人!

通行證: *郵箱+888(如:[email protected]

新扩区卖什么赚钱 安徽11选5开奖视频直播 原油期货配资的合法平台 贵州快三走势 北京体彩11选5100期走势图 广西快三走势图软件 股票涨跌是怎么算出来的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技巧 十大最安全的理财abb 陕西快乐10分选号技巧 心水一点必中特猜数字 贵州快3技巧 官方上海快三开奖查询 美国股票涨跌幅限制 香港护民图库上图最快 买股票赚的钱是谁的 安徽11选5数据